偷拍学妹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阿通正典英雄栽在美人手

阿通正典英雄栽在美人手
发布时间:2019-06-21 02:00:56   浏览次数:526

春風吹,春燕歸,桃杏多嬌媚;

儂把舵,郎打槳,劃破西湖水

春意濃,春心暖,無力柳葉垂;

眼兒相晚相印,儂為郎陶醉。」



歌聲又輕又柔,劃破寂靜的西湖春曉,似乎綿花棒在掏耳屎般,令人聽得神馳目直,整個的呆了!







--------------------------------------------------------------------------------



就連早起要吃蟲兒的鳥兒也癡了。



西湖,環湖三十裏,風景,名勝,古蹟薈華一處,有山有水,不感單調,仁者和智者皆可以前來尋幽訪勝。



西湖,我國錦繡山河的代表,正宗的「上帝傑作」。



如有雷同,全屬仿冒,不值一顧。



西湖春曉,薄霧籠罩,畫舫羅列,泊於西岸,安寧之中,只聞那輕柔歌聲在湖面迴盪著。



歌聲突然一挫,倏聞一陣嗲死人的聲音道:「嗯!不要嘛!公子,你不是說只是要聽人家唱歌嗎?」



那聲音又嗲又粘,令人聽得直起「雞母皮」,不由心癢想幹活!



倏聽一陣清朗的聲音道:「若把西湖比愛珠,濃妝淡抹總相宜,方才是淡抹,現在是濃妝。」



說完,傳出一陣哈哈朗笑聲音。



「嗯!公子,小聲點嘛!吵了別人,挺不好意思的!」



「好!好!小聲!小聲!」



儘管再小聲,仍然可以聽先一陣悉索的脫衣聲。



令人聽得全身一熱,心猿意馬。



接著是一聲清脆的「開春檳酒」聲音。



「嗯!輕點嘛!人家受不了哩!」



「哈哈!那就由妳自己來吧!輕重緩急,由妳自擇。」



聲音方歇半晌,停在湖心的那條畫舫立即搖幌起來,湖上立即漣漪層層,劃破了寂靜的湖面。



不久,搖幌越劇,異響越響。



泊於兩岸附近的畫舫亦隨著搖幌起來。



早起的鳥兒隨著吱吱喳喳叫起來了。



不知是在抗讀,抑是在喝采?



總之,西湖春曉的寂靜被這「青春進行曲」打破了,好似名美人自熟睡中驟醒,開始在伸懶腰。



懶腰伸訖,開始曼舞起來了!



畫舫好似置身於驚濤駭浪,隨時會有翻覆之厄,激情中的愛珠卻悍不畏死的拚命扭動著。



兩岸的畫舫搖幌更劇了。



突聽泊在右岸的一條畫舫傳出一聲姑娘的尖叫:「颳颶風啦?」



接著是一聲男人粗魯的叱聲道:「媽的,風妳的頭,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媽的!妳算是白混啦!」



「這………不然,那是什麼聲音呢?」



「媽的!妳自己聽聽看。」



「拍!」一聲脆響,接著是:「哎唷!卡輕哩啦!」



「媽的!是不是這種聲音呢?」



「格格!是啦!史大爺,待會兒可要另外『加價』喔!」



「媽的!加價?我沒有向妳要『學費』妳竟敢向我要『加價』,真是廟寺曬肚兜,天下奇譚!」



「格格!史大爺,人家加把勁,你就賞臉銀子吧!」



「好啦!好啦!媽的!妳乾脆改姓史,名字要錢吧!」



「格格!好呀!只要大爺你叫了人家,人家即使是姓『屎』,又有什麼關係呢?格格格…………」



「媽的!三八查某,妳竟敢汙辱大爺!」



「拍!」一聲,那名姑娘立即被賞「五百」。



「哎唷!史大爺,失禮啦!人家下回不敢啦!」



「媽的!滾開,把銀子拿去!」



「嗚!嗚……史大爺,人家下回不敢啦!」



「媽的!一大清早哭什麼哭?哭衰的呀!」



「嗚……史大爺,人家不哭啦!不過,求求你別告訴黎大娘………」



「媽的!扯什麼扯?大爺這套綢衫豈是妳扯得起的!」



此時,附近的畫舫內之人皆已被驚醒,立即傳出一陣怒罵聲,這也難怪,有誰願意在熟睡中被人吵醒呢?



怒罵聲中,每條畫舫立即有人頭望向湖心那條「風雨飄搖」,「風雨生信心」,仍然不停幌的畫舫。



「媽的!是那位不長眼的………啊…………」



一道白光,不錯正是一道白光!



只見從湖心那條畫舫右蓬射出一道白光,奇準無比的射中相距五十餘丈遠的那位仁兄的喉間。



是非皆因強出頭,禍從口出。



誰叫他要大嘴巴。



一把短匕飛早十餘丈,正中喉心,這份腕力以及眼力,實在有夠驚人,何況出招者還正在「辦事」哩!



四週立即安靜下來了!



不過,時隔不久,立即傳出一陣紛紛議論聲音。



突聽湖心那條畫舫傳出一陣清朗的吟聲。



「芳原綠野姿行事,春入遙山碧四圍,

興逐亂紅穿柳巷,困臨流水坐苔磯;

莫辭盞酒十分勸,祇恐風花一片飛;

況是清明好天氣,不妨遊衍『莫忘歸』!」



「芳原」二字剛吟起,立即有人神色大變,悄悄的離舫上岸。



中途開溜的人越來越多了。



當「莫忘歸」三字出現之時,那些「後知後覺者」立即抓起衣衫,匆匆丟下夜渡資之後,倉惶的離去。



那些人皆是練過武,原本可以屁股一拍,拒付夜渡資,可是他們不敢這麼做,因為,他們耽心那些姑娘會抗議。



據傳聞,武林中在三年前神秘的冒出一位喜怒無常,武功高強的三旬青年,半年不到即已製造一股「颱風」。



他名叫莫忘歸,外號「瀟灑美郎君」,不但人長得有如其號,既瀟灑又俊美,作風更是有如其名。



什麼叫做莫忘歸呢?簡而言之,就是不要忘記歸去。



歸去那裡呢?老家!



從那裡生下來,就回那裡!



也就是說,步上「奈何橋」唱「魂斷藍橋」。



這麼一個英俊的人,卻有這麼恐怖的姓名,他究竟是「煞星轉世」?或者是不殺人,手就會癢?



不是!完全不是!



他一定在不高興的時候才會殺人。



問題是,怎麼分辨他高不高興呢?



因此,這二年餘以來,江湖上流傳著一句歌謠,「遇上莫忘歸,有家不能歸!」可見人們對他的忌憚了!



意指儘量少遇見這位煞星。



事實上,莫忘歸並不是如此的嗜殺,一定是對方讓他看不順眼,他才會出手,不過,只要他一出手,對方就非「嗝屁」不可!



莫忘歸如此的狂妄及嗜殺,當然也引起黑白兩道的不滿,於是一批批的「制裁」人員相繼的出現了!



可是,在莫忘歸機警的反應及高超的武功之下,那一批批的「制裁」人員反而被莫忘歸「制裁」了。



如此一來,莫忘歸的名氣更大了!



不過,他也應「觀眾」的要求,儘量在要送人「回老家」之前打個招呼,因此,他選了這道詩作為「警告詩」。



只要他一吟詩,就表示準備要殺人了,在現場附近聽到吟詩的人就要趕快「溜之大吉」了。



當吟詩結束之後,也就是他殺人之時。



難怪方才會有那麼多的人聞聲而溜,而且自動付出夜渡資,不敢驚動莫忘歸的詩興了哩。



此時,莫忘歸一見那些人聞聲而逃,心中一樂,立即哈哈狂笑,那高吭的笑聲立即傳出老遠。



正在上面「幹活」的愛珠,似乎經不起他那笑聲,不但立即「罷工」,而且以纖掌捂住雙耳。



莫忘歸寇她一眼,心中更樂,笑聲更高。



可是,他剛繼續笑了兩聲,立即止聲。



不!不是立即止步,他是在一聲悶哼之後才止聲的,因為,愛珠已經將那支橫插在髮頂的金步搖「送」給他了。



右腰眼,不錯!那支名貴的金步搖端端正正的戮入莫忘歸的右腰眼,立即使他的右半身癱瘓了。



終朝打雁,令日卻被雁啄,莫忘歸不由大駭。



只見他俊眉一掀,左肩一聳就欲出招。



愛珠悶不吭聲的出掌扣肩。



莫忘歸立即整個的癱瘓了!



「妳………妳是誰?」



愛珠冷哼一聲,那對原本水汪汪的桃花眼倏然煞芒一閃,陰森森的低聲道:「姓莫的,你去問閻老五吧!」



說完,纖掌在他的「促精穴」一拍!



莫忘歸立即神色大變,全身一顫。



愛珠跨坐在他的下身,雙目一閉立即開始調息。



莫忘歸雙目暴睜,暴喝一聲:「賤人!」就欲嚼舌自盡,可是,下顎方開,再也合不攏了!



因為,愛珠已出手叫他「大嘴巴」了。



莫忘歸最討厭別人「大嘴巴」,他何曾想到自己也會「大嘴巴」,而且是兩張嘴皆大大的張開呢?



上面那張嘴偶爾流掛著唾液。



下面那張嘴卻不住的噴射出一股股的「元陽」。



這是他出道以來最駭怒的一刻,可是,全身癱瘓,他只能眼睜睜的瞧著自己辛苦練來的元陽送給別人。



當元陽枯竭之後,他也要歸老家了。



越兇的人越怕死,莫忘歸不由全身顫抖了。



愛珠不屑的瞄了他一眼,立即又閉目調息。



半晌之後,突聞江邊傳來一聲叱罵:「兇手在那裡?」



「範捕頭,在愛珠那條畫舫上。」



愛珠冷哼一聲,倏然收功。



右掌朝莫忘歸的「氣海穴」一拍,毀去他的武功之後,立即掛著得意的笑容,開始穿衣繫帶。



莫忘歸雖然武功全失,卻仍然緊盯著她。



「格格!姓莫的,姑奶奶走了,看你的造化啦!」



說完,身子朝湖面一射,右袖在湖面連揮兩下之後,一溜輕煙般的飄落於岸邊,迅速鑽入人群中。



湖面上原本有一條畫舫載著衙役要上前抓人,方才突見有人疾逃而去,嚇得一陣驚呼出聲。



此時,一見那人已經遠去,立即將原本「低速前進」的畫舫改為「全速前進」,半晌之後,已有六名捕快上了畫舫。



莫忘歸大出洋相,心中之羞憤可想而知。



範捕頭朝現場瞄了一眼,喝道:「你是誰?」



莫忘歸牙關被卸,豈能出聲。



他即使能夠出聲,在此情此景之下,也不願出聲了。



範捕頭一見自己威風凜凜的怒叱一聲,對方居然膽敢相應不理,立即喝道:「好大膽的傢夥,拿下!」



其中一名四旬捕快立即道:「頭兒,他的穴道被制哩!」



範捕頭「啊!」了一聲,立即蹲下身子。



愛珠輕輕鬆鬆的制了莫忘歸的穴道,卻讓範捕頭累得滿頭大汗,才合上他的下顎及解開他的肩胛穴。



雙目瞧著那支金步搖,卻猶豫不絕的不敢下手。



莫忘歸喘過氣之後,探掌扣住那支金步搖往外一扯。



鮮血立即狂噴而出。



範捕頭嚇得連退數步。



那名老補快畢竟經驗較豐富,只見他在莫忘歸的傷口疾點墀,一見血勢稍止,立即自袋中取出藥粉。



莫忘歸咬著牙根自身邊衣袋內取出上等刀創藥,就欲上藥。



範捕頭喝道:「慢著!」



莫忘歸連瞧也不瞧他一眼,逕自將藥粉倒在傷口,同時將剩下的整瓶藥粉完全倒入口中。



範捕頭臉上無光,就欲上前抓人。



莫忘歸雙目一瞪,冷哼一聲。



那股威態立即將範捕頭駭得後退一步。



莫忘歸抓過衣衫,就欲穿著。



那名老捕快立即上前扶住他。



莫忘歸孤傲的冷哼一聲,將他往外一推。



那名老捕快老臉一紅,訥訥的退到一旁。



莫忘歸穿妥衣衫之後,立即坐在舷旁。



範捕頭瞄了眾人一眼,沈聲道:「朋友,你貴姓?」



莫忘歸劍眉一皺,弱聲道:「少嚕囌,你們看著辦吧!」



範捕頭喝道:「大膽!來人呀!拿下!」



那名老捕快立即上前低聲道:「頭兒,此人也是受害者,對他客氣點,說不定他會招出兇手的下落哩!」



「媽的!勞崑,你的酒到底醒了沒有?方才離去之人是個母的,必定是愛珠那浪蹄子,船上只剩他一人,他必是兇手。」



「可是,瞧他的模樣像嗎?」



「媽的!管他像不像,刑具一侍候,他就像啦!」



莫忘歸聞言,雖然仍是閉目養神,劍眉卻倏地一揚,心中立即改變了萬念俱灰,坦承認罪的念頭。



他決心要復仇。



只見他張開雙目,默默的瞧著範捕頭。



範捕頭不知怎麼搞的,只要一接觸到對方的目光,他立即心中發毛,一陣慌亂,因此,他立即將頭一偏。



莫忘歸一見良機不可多得,身子立即往外一翻,「撲通!」一聲,立即潛入湖中,斜裡劃了出去。



「大膽兇手,追!」



那條畫舫立即疾追而去。



莫忘歸雖然功力喪失,而且右腰眼受傷,由於年輕力壯,水性甚佳,加上方才又服下靈藥,因此,在水中向前疾遊而去。



他要復仇,他必須擺脫這些捕快的追蹤。



他拚命向前劃遊著。



不久,右腰眼之傷口迸裂了。



鮮血在裏餘外的湖面上浮現了。



範捕頭喝聲:「追!」畫舫立即向前馳去。



可是,連追盞茶時間之後,範捕頭洩氣了。



越追越遠,還追個鳥。



他立即又憶起莫忘歸那付充滿恨的眼神,只見他身子一顫之後,立即沈聲喝道:「停!靠岸!」



那條畫舫又馳出五、六丈遠久,終於向右一偏,朝岸邊射去,半晌之後,六人神色凝重的上岸了。



莫忘歸又遊出裏餘遠,趁著浮出水面透氣之際,回頭一瞧,一見那條畫舫已經靠岸,也不由鬆了一口氣。



可是,他也發現兩岸尚有人在注視,他立即繼續潛遊過去,一直到烈日當空之際,他才朝岸邊遊去。



一來,他發現沒有人在注視,二來,他發現自己的體力已近無法負荷,再潛遊下去,惟有死路一條。



靠岸之後,他抱著一株垂柳邊喘邊向四週打量著。



他一發現自己居然已經遊到南屏山下,遠望對岸之雷峰塔,他不由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哩。



因為,他在昨天午後,尚且以「一鶴沖天之式」由雷峰塔下,輕鬆瀟灑的掠上塔頂上哩。



面對塔下驚呼失聲的遊客,他實在得意極了。



可是,時隔至今尚不到一天,他竟然由一個頂尖高手變成一個平凡之輩,他怎麼能夠接受呢?」



他心疼如絞。



他後悔莫及。



他痛恨愛珠這個西湖紅妓。



他在柳樹旁邊矛盾一陣子之後,只見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自懷中掏出一團油紙,緩緩的打開。



內中除了一瓶藥及一疊銀票以外,剩下的只有兩張薄皮面具,他一見他們皆未遭水浸,不由鬆了一口氣。



他朝四週一瞧並無他人,立即覆上一張薄皮面具。



略一整理,他立即變成一位中年書生。



他在傷口此過藥之後,暗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愛珠,妳這浪蹄子,先讓妳得意一陣子吧!」



別人是「君子報仇,三年不晚!」莫忘歸卻決心要等到十年,可見他已下定決心要好好的復仇了。







--------------------------------------------------------------------------------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蘇州為江湖靈秀之所鐘,風景佳麗,無出其右,自古以來,即是兵家必爭之地。



蘇州乃是富饒之產米區,城內所居多是達官巨買的別宅,多的是舒散的有閒階級,品茶聽書幾乎是日常之娛。



因此,在城內「開講茶肆」有楹聯雲。



「吳宮花草已無存,騷客清閒,應懷古跡;



苑宇幽深稱獨步,雅人品茗,勝讀茶經。」



提起這個「開講茶肆」,並沒有什麼人事背景,充其量只是一家「小」字號的茶肆而已!



加上茶肆主人伍德吝嗇成性,因此,生意並不怎麼靈光。



輸人不輸陣,伍德略一盤算,扣掉甄夫子每月十兩的「鐘點費」及其他的開銷,尚能淨賺二十餘兩,他就繼續撐下去了。



嚴格的說,「開講茶肆」的其他開銷,除了花生,瓜子,香片,柴火以外,就只有兩位小二的開銷。



這兩位小二分別是十一歲的伍通及十三歲的石碧卡,伍通免發薪水,石碧卡每月半兩,夠便宜的吧?」



若依咱們目前的「勞動基準法」來衡量,伍德早已觸於「僱用童工」及「壓榨勞力」兩條罪了。



可是,別說當年沒有「勞動基準法」這個維護廣大勞工朋友權益的法令,即使有,也對伍德無可奈何。



因為,伍通乃是一名棄嬰,是伍德在門前撿到的,若非他那位一直「孵」不出雞蛋的太太喜歡,伍德早就餓死了。



救命之恩大於天,深於海,伍通敢抗議嗎?



也真邪門,自從伍德收下伍通之後,三年不到,其妻居然生下了一子伍旺及一女伍玲哩。



而且,居然歹竹出好筍,伍旺及伍玲還長得挺清秀的哩,可惜,由於過度的嬌寵,養成她們一付蠻橫的個性。



至於石碧卡乃是城郊石大空之子,自從石碧卡生下之後,其母首先難產而死,石大空也被歹徒誤殺。



石家本是伍德之佃農,伍德見狀之後,只好假裝慈悲的替石大空辦完喪事,收容了石碧卡。



為了避免被人批評議論,伍德只好忍痛犧牲每月支出半兩銀子僱用個性憨直,工作勤快的石碧卡。



不過,由於石碧卡手腳稍為笨拙,偶爾會打破碟子及杯子,七扣八扣之下,他至今尚欠伍德十兩多的銀子。



儘管沒有分文可收,伍通及石碧卡卻仍然幹得很起勁,因為甄夫子的「講古」實在太精彩了。



一部封神榜,在甄夫子的口中道來,簡直了如神龍活現,不但茶客們聽得爽,伍通及石碧卡更聽得如癡如醉!



若非甄夫子輕咳及打手勢暗示,他們二人簡直忘了要替茶客添茶或送上瓜子及花生了哩!



起初,甄夫子的確為「開講茶肆」帶來了不少的茶客,可是,這一年來,生意卻每況愈下,越來越冷落了。



是不是甄夫子的講古經退步了?不是?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主要的原因是別家茶肆不惜重資僱用南國佳麗陪茶客們喝茶聊天,而且還可以「那個」哩!



「那個」,包含甚廣,小至打情罵悄,大至伴君共赴「襄王神女之夢」,只要茶客們付得起價錢,包你爽。



在這種情況之下,茶客們當然趨之若鶩啦!



營業額下降,伍德當然雙眉緊鎖啦!



不過,伍通及石碧卡卻暗樂不已。



因為,客人少,他們的工作也少,聽「講古」的時間就多了。



這天入夜時分,開講茶肆座頭上只有七名茶客,伍通及石碧卡兩三下就將他們服侍妥了!



甄夫子上台啦!



喝口茶,潤過喉,立即朗聲道:「各位大爺,咱們昨夜聊到中壇元帥哪吒被太乙真人蓮花化身的經過!」



他那雙目朝那名坐在右排最後方位的中年書生瞄了一眼之後,他立即滔滔不絕的敘述下去。



口若懸河,高低頓抑,緊扣心弦!



伍通及石碧卡站在座頭旁聽怔了。



那位中年書生自從見到伍通之後,即雙眼一瞬不瞬的盯著他,毫不理會甄夫子「蓋」得天花亂墜。



伍通今年雖然已近十二歲,不知道是營養不良,或是勞累過度,不但長得又瘦又小,面孔也一片蠟黃。



不過,他的五官卻頗為清秀哩!



至於石碧卡就憬然不同了,他雖然比伍通大了一歲多,卻至少要高出一個頭。



而且一付「虎仔生(魁俉),孔武有力!



天公伯仔也真會和他開玩笑,既然賜給石碧卡雄壯的體晌下常的容貌,卻偏偏令他生得一付「朝天鼻」。



伍通曾經趁著石碧卡睡覺之時,將兩顆油炸花生放在石碧卡的鼻孔前,一個不慎,竟被他吸入鼻中。



若非甄夫子出手相救,石碧卡險些沒命。



可見,石碧卡這對朝天鼻有多大的「半徑」。



所幸,天公伯為了表示歉意,另外賜給他一付中氣十足,鑑鏘有力的嗓門,令別人不敢和他吵架!



因此,石碧卡倒成為名符其實的「撗音器」。



且說甄夫子一見那名中年書生一直盯著伍通,他在暗暗納悶之餘,立即將驚堂木朝桌面一拍,喝道:「休息片刻,且聽下回分解。」



說完,他立即走回房內。



他尚未走入房內,立即聽到那位中年書生沈聲喚道:「小二!」,甄夫子立即放緩腳步傾聽。



卻聽石碧卡應聲:「來啦!立即提著大茶壺跑了過去。



卻見那位中年書生朝他揮揮手。



伍通立即叫道:「哇操!石碧卡,你昨兒個沒有洗澡吧?」



「咦?阿通,你怎麼知道呢?」



「哇操!這位大爺不歡迎你過去,就是明證啦!」



說完,提著大茶壺快步走了過去。



他一邊替中年書生添茶,一邊含笑問道:「大爺,你有何吩咐?」



「小兄弟,這位講古先生講得挺好的哩!他貴姓呀!」



「甄,西土瓦的甄,小的喚他為甄夫子。」



「咦?小兄弟,瞧你年紀輕輕的,居然出口成章哩!」



「哇操!不敢當,全靠甄夫子調教哩!」



「小兄弟,你今年幾歲呀?」



「十一歲多,不到六公歲。」



「六公歲?有意思,你貴姓呀?」



「小的自幼被敝主人拾養,跟隨敝主人姓伍,單名通,哇操!小的特別申明一句,是行伍的伍,不是口天吳的吳!」



中年書生含笑道:「為何要特別申明呢?」



「哇操!伍通意指有通,吳通寫指無通,這其中的差別是不是很大,有沒有必要申明呢?」



「哈哈!有意思,小兄弟,別太迷信了。」



「哇操!不是小的太迷信啦!小的實在不願意被人喚作『吳通』,哇操!吳通還不如『撲通』哩!」



「哈哈!有意思,再來一盤花生吧!」



「是!是!馬上來!」



伍通的動作可真快,甄夫子尚未重回講台,他已經端來一盤香噴噴的油炸花生,而且道:「大爺,三文錢,請先付賬!」



「拍!」一聲,桌上立即擺著一錠五兩銀子。



伍通立即雙目一亮。



中年書生含笑道:「免找啦!」



「哇操!大……大爺……你……你說什麼?」



「免找啦!其餘的算作『小費』!」



「哇操!小費,不行,不行!」



「嗯!嫌少嗎?」



「不……不是啦!太多啦!太讓你破費啦!這五兩銀子可以買好幾大桶的花生了哩!不行啦!」



「可是,我身上沒有碎銀,怎麼辦?」



「哇操!小的馬上替你把零錢找來!」



「好吧!」



伍通拿著那錠銀子走到櫃檯前,剛開口道句:「頭家,那盤花生三文錢,請你找錢吧!」



伍德早已瞧見方才那一幕,心中早已暗罵不已,聞言之後,立即沈聲喝句:「猴囝仔,跟我進來。」



伍通見狀,暗道:「哇操!怪啦!颱風又來了!」



果然不錯,他剛走入大廳,右臂立即被伍德緊緊的抓住,右頰也被搯得緊緊的,幾乎令他疼呼出聲。



所幸,他牢記不叫還好,一叫更慘,因此,隱忍不叫。



伍德沈聲道:「猴囝仔,下回你如果再擅作主張,小心我剝你的皮,扭你的筋,聽到沒有?」



「是!是!下回不敢了!」



半晌之後,伍通低著頭將碎銀送到中年書生的面前恭聲道:「大爺,請你仔細的點一下!」



說完,避開右頰。



中年書生哂然一笑,收回那些碎銀。







--------------------------------------------------------------------------------



從那天起,中年書生每晚必來「開講茶肆」報到,而且周定坐在那個座頭以及點一盤花生及瓜子。



最妙的是,他一見伍通不敢和他多說話,偏偏要找他說話,頗令伍通暗暗叫苦道:「哇操!衰鬼纏身啦!」



大約在一個月之後,這天黃昏時分,天公伯仔居然下起傾盆大雨,而且越下越過癮,毫無休息一下之意。



伍德坐在廳內,望著廳外的露天帳蓬,雙眉緊皺,心中不知道已經將天公伯罵了幾萬遍了!



城郊的農民卻為這場大雨雀躍墟哩!



哇操!天公伯仔實在「歹作人」,下場雨,有人高興,也有人罵,若要氣,早就氣昏頭了。



看官們,容筆著打個岔,咱們為人處事,但求問心無愧,何必計較別人的批評以及指教呢?



且說伍德正在敗發愁之際,突見一道白影,自遠處行來,他暗呼一句:「臭書生!」立即雙目一亮。



那道白影越走越近,走到簷前,將油傘一收,渾身一拍,在燭光下,果然正是那位天天來捧場的中年書生。



伍德喜出望外,立即起身招呼道:「大爺,請坐!」



「在下可以入內一坐嗎?」



「可以,可以,請坐,阿通,奉茶。」



「是!」一聲,站在一旁的伍通立即送上一壺香片及茶杯。



中年書生微微一笑,朝茶幾旁楠木椅上一坐,拍拍椅背道:「嗯!好椅子,坐起來挺舒服的!」



伍德諂笑道:「不敢當,區區幾張破椅,豈能與貴府之豪華大椅相比呢?」



「哈哈!伍掌櫃的,你太客氣啦!你如果將外頭的座椅完全使用這種你所謂的破椅,生意一定會更好的。」



伍德臉孔一紅,道:「成本太高啦!劃不來的,何況,『純吃茶』這一安經沒落了,不值得作大筆投資!」



「真的嗎?」



「大爺,年頭不同啦!現在的茶客們除了喝茶以外還想吃吃豆腐,享受和『幼齒仔』打情罵俏的樂趣啦!」



「喔!既然如此,你為何不乾脆歇業呢?」



「這怎麼可以呢?我已投下了不少的資金及心血哩!」



「伍掌櫃,在下有意頂下你這個茶肆,你捨得割愛嗎?」



「什麼?你想頂下這個茶肆呀?」



「不錯!」



「這……讓我考慮一下。」



「哈哈!你好好的考慮一下吧!與其要死不活的在此拋頭露面賺點蠅頭小利,倒不如拿一筆錢去賺利息!」



「這…………」



「哈哈!如何?」



「這………等一下,讓我和內人商量一下,對不起,我失陪了!」



說完,逕自走回房去。



中年書生微微一笑,朝伍通道:「小兄弟,伍掌櫃如果答應將茶肆頂給我,你們二人願意留是來幫忙嗎?」



「哇操!不行啦!」



「為什麼呢?」



「我………據頭家說我自幼即沒人要,是他把我養大的,我怎麼可以自己說走就走呢?大爺,你說對不對?」



「對!人不能忘本,阿卡,你呢?」



石碧卡搖頭道:「我………我也不行啦!」



伍通立即輕聲叱道:「哇操!卡細聲也啦!」



「好啦!好啦!大爺,真正無法度啦!」



「為什麼呢?」



「我欠了他十幾兩銀子啦!」



「小意思,我替你還!」



「不行啦!阿通不走,我也不走!」



「嗯!我來解決!」



說完,邊品茗邊沈思不語。



石碧卡卻將伍通拉到牆角,低聲道:「阿通,你看這個人是不是玩真的?」



「哇操!據我看,他是玩真的哩,我看他一定會被頭家狠敲一筆的!」



「是呀!真是下車沒探聽行情,竟敢和這個吝嗇郎打交道。」



「哇操!卡細聲仔啦!若被頭仔聽見,不好受哩!」



「我宰羊啦!我看…………」



目光一瞥見伍德夫婦已經走了出來,他嚇得立即閉嘴。



伍德夫婦瞄了兩個小鬼一眼,立即含笑走向中年書生,人未到,伍德已含笑道:「大爺,這位是內人。」



中年書生瞄了那位生具刻薄寡懂容貌的婦人一眼,心中暗罵一聲,表面上卻含笑向她點了點頭。



伍德夫婦坐定之後,立聽其妻伍氏問道:「大爺,你真的有意要頂下此店嗎?」說完,雙目緊盯著中年書生。



那神情充分流露精明幹練。



中年書生含笑道:「不錯!」



伍氏續道:「大爺,此店地段不錯,而且器具尚新,可能要不少的銀子哩!」



「說來聽聽吧!」



「二千兩銀子,如何?」



伍通及石碧卡不由嚇了一跳!



中年書生指著伍通及石碧卡含笑道:「是不是也包括他們二人?」



「這怎麼行呢?阿卡尚欠我十二兩多哩!還有我把阿通自幼撫養長大至今,可花了不少的銀子及精神哩!」



「開個價吧!」



「一百兩如何?」



「嗯!妳的意思是說我只要付二千一百十五兩銀子,這個店的一切及他們兩人就全部歸我啦!」



伍通突然叫道:「哇操!大爺,阿卡只欠十二兩多而已,你付十五兩太吃虧了,還有我也傎不了那麼多……」



伍氏立即叱道:「猴囝仔,你在胡說些什麼?」



伍通立即將頭一低,不敢吭聲。



伍氏立即又轉怒為笑道:「大爺,你方才所說的數目,完全正確,只要你付出這筆銀子,這兒的一切全是你的啦!」



「嗯!伍掌櫃的,你同意嗎?」



「同意!同意!」



「好!麻煩你們去找個見證人來吧!」



說完,自懷內掏出一疊銀票。



銀票一攤開,擺在上面的,赫然是六張「就華銀樓」所開具的銀票,而且每張的面額皆是五百兩銀子。



伍德夫婦瞧傻眼了。



就華銀樓乃是京城一家百年老店,不但信用佳,而且在任何一家銀樓皆可以兌現,因此,人人皆歡迎它。



伍德夫婦混到今天,只是見過它,並沒有真正的摸過它,一想到馬上可以擁有它們,兩人不由樂歪了!



只聽伍氏催道:「阿德,你快點去找保正來吧!」



「好!好!大爺,你坐會兒,我馬上回來!」



說完,撐開傘,興沖沖的跑了出去。



伍氏笑嘻嘻的道:「大爺,你休息一下,我進去整理東西。」



「請便!」



伍氏剛離開,伍通立即跑到中年書生的身邊,低聲道:「哇操!大爺,你實在太『古意』啦!」



石碧卡接道:「是呀!阿通替他們做牛做馬,他們早就『還本』了,怎麼還可以另敲你一百兩的竹槓呢?」



伍通也憤憤的低聲道:「大爺,阿卡表面上每個月領半兩銀子,可是,他只要一打破杯盤,就要扣錢,結果……………」



中年書生含笑道:「結果就欠了十二兩多,對不對?」



「是呀!打破杯盤,原本就該賠,可是,頭仔所訂的價錢比市價還貴,阿卡實在被坑慘了!」



「你們怎麼知道價錢不同呢?」



「哇操!東街那位王掌櫃以前常來聽『講古』,是我悄悄問他的啦!他還一直追問我究竟是怎麼回事哩!」



「喔!想不到他們會這麼過份!」



石碧卡接道:「大爺,是你先說到過份,小的才敢再說另外一件事情啦!大爺,你可知道我們兩人每餐只能吃一碗飯嗎?」



伍通補充道:「哇操!而且是冷菜剩飯哩!」



中年書生含笑道:「怪不得你這麼瘦,可是,阿卡怎麼這麼壯呢?」



「哇操!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說至此,他仔細的朝房內寇一望,低聲道:「大爺,事實上,我吃得挺多的哩,每次偷吃,阿卡總是讓我多吃一些哩!」



「偷吃?有沒有被抓到呀?」



「哇操!沒有,因為那是頭家娘要煮給阿玲及阿旺吃的營養點心,他們既然不喜歡吃,我們只好拔刀相助啦!」



中年書生莞爾一笑道:「你們這叫做利人利己吧!」



「哇操!對!對!童子軍本來就應該『日共善』嘛!」



中年書生含笑道:「你們既然偷吃了那麼多的東西,賠他們一百兩也是應該的,別再計較啦!」



「哇操!小的實在替大爺你覺得很不甘心哩!天呀!一百多兩銀子不是一個小數目哩!賺錢不容易哩!」



「哈哈!沒關係,我身邊還有一點錢!」



「哇操!實在『歹勢』啦!讓你破費啦!」



「哇操!大爺,你放心,小的一定會『打拚』的!」



「對!大爺,我阿卡絕對不會再『摸灰』了!」



「哈哈!只要你們好好的幹,我吃什麼,你們就吃什麼,而且讓你們儘量吃,吃到你們滿意為止。」



石碧卡聽得虎目一亮,叫道:「真的嗎?」



中年書生含笑道:「阿卡,你會不會煮飯,作菜?」



「大爺,你別看小的只有十二歲,小的已經明兩年的廚房經驗了哩!」



「洗菜?洗碗盤?」



「不是啦!是煮飯,炒菜,煎魚,滷肉,還有………」



「哈哈!夠啦!阿卡,從明天早上開始,你就負責買菜,及做飯菜的工作,想吃什麼,就買什麼?」



「天呀!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啦!而且日薪一兩,打破東西也不用賠。」



「天呀!阿通,你快搯我一下,快!」



伍通立即伸手用力的在石碧卡的左腿搯了一下,疼得他大聲喊道:「安娘喂!疼死我了,大爺,你是說真的嗎?」



「不錯!不過,你可不能故意亂摔亂丟喔!」



「安啦!安啦!小的不會那麼『不上路』啦!大爺,謝謝你!」



說完,就欲彎腰下跪!



「慢著,我最討厭這一套,起來!」



「是!是!」



突聽伍德朗聲笑道:「李兄,到了,請進!」



「伍兄,別客氣,你請!」



聲音未歇,一位相貌中等,身材瘦削,卻一身錦服的中年人笑嘻嘻的隨著伍德走進大廳來。



中年書生這才發現廳外的雨已經歇停了,他一見那人手中拿著一個大紙袋,心中暗暗有數,立即站了起來。



伍德欣喜的道:「大爺,我替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咱們這先的保正李安李兄,安記客棧就是他所經營的!」



「唔!何真巧,在下這些時日日直住在貴寶號,可惜,一直無緣得以目睹李掌櫃的風采!」



「哈哈!不敢當,多謝捧場,小弟公務較忙,因此,將店務交給內舅之後,盆過問店務,服務還週到吧!」



「親切,週到,頂咀咀!」



「哈哈!多謝誇獎,請問尊姓大名?」



「小姓洪,名叫仁章!」



「洪兄,聽說你有意買下此店?」



「是的!有勞李兄作個見證。」



「哈哈!小弟甚感榮幸,小弟已將字狀寫妥,一式兩份,伍兄已簽字捏印,你若同意,他就簽字捏印吧!」



說完,將那個紙袋遞了過來。



洪仁章打開紙袋,抽出一瞧,果然是兩份字狀,他匆匆的瞧了一遍之後,立即含笑道:「伍兄,此店之契狀可在此地?」



「在!在!小弟馬上去拿!」



半晌之後,伍德及伍氏笑嘻嘻的拿著一個紙袋走了出來。



洪仁章一見那張契狀已呈斑黃,心知必是真品,立即遞向李安,同時含笑道:「李兄,請你過目一下!」



李安瞧完之後,拿起桌上的毛筆,在契狀及那兩張字狀上面分別簽字之後,笑道:「洪兄,伍兄,明兒到縣衙公證一下,就可以了!」



洪仁章道過謝,立即也簽了字。



伍德拿起毛筆,打算在契狀上面簽字,突聽伍氏說道:「洪大爺,你是不是可以先付一半定銀。」



伍德立即停筆瞄向洪仁章。



洪仁章含笑將二千二百兩銀票遞給她,道:「伍大嫂,請將剩餘之銀子以紅紙包妥,聊充李兄之謝禮!」



一出手就是八十五兩,好大方。



李安忙道:「洪兄,你太多禮了,小弟承當不起!」



「哈哈!李兄,些微薄禮,你請收下吧!爾後多有借重之處!」



「好吧!從今以後,洪兄若有小弟效勞之處,請儘管吩咐,小弟一定全力以赴,即使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



「哈哈!李兄真是古道熱腸之人,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