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学妹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浴火而生 (1-9)

浴火而生 (1-9)
发布时间:2019-05-26 08:06:50   浏览次数:25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故事的舞台發生在廣闊的沙海盡頭一個名叫塞拉曼的小型商業國家一直以

來,憑借著陝海和沙漠作爲屏障,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讓塞拉曼始終在戰爭之間

保持中立,同時還憑借著塞拉曼人特有的精明,以販賣武器和食品從戰爭之中獲

取了莫大的財富。大量的財富得以讓塞拉曼人保持著相當數量的常備雇傭軍隊,

而這些雇傭軍之中,少部分被用于城市防禦,更大部分則被派遣到戰爭的激烈地

區,尋找他們適合存在的地方,用鐵劍和悍馬來換取更大的財富。就這樣,在一

個由傭兵和戰爭販子組成的新興國度?面,聚集了大量的犯罪者和流浪漢,法律

和道德被人們所漠視,取而代之的則是力量至上的行爲準則,一次簡單的爭吵就

可能引起一連串的械鬥,強奪勝于苦耘,這是塞拉曼人最喜歡說的一句話,同時

也代表著整個城市的基礎格局。當然對于這個新興城市而言,另一個著名的財政

來源就是那個龐大而體系完整的奴隸市場,在這個城市每天都有大批量的販買人

口,奴隸對于塞拉曼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人權,而是做爲一種貨幣被使用和流通

著。



  暴力和殺戮每天都在這座城市發生著,貧窮之人和富有之人的分界是如此的

清楚。在這?,人們以權力和財富作爲資本,以力量作爲武器,隨意踐踏它人的

尊嚴,甚至生命。塞拉曼,這是一座沒有法紀的城市。



  默罕森是一個富有的商人,他的富有來自于將錢財出借給急需用錢的貧窮之

人,然後索取特別高的利息,而直到將那個可憐人榨空爲止,也就是所謂的高利

貸商人。默罕森是所有高利貸商人之中做得最大,也最殘忍的人之一,一旦有人

還不出他的錢款,他不僅會搶光他僅有的財産,也會將對方的妻女搶走,作爲財

物抵債,但這仍然阻止不了他還得必須還償的事實。



  默罕森這樣的男人肯定樹敵衆多,所以他的周圍總是少不了保镖,那些人緊

緊跟隨著他,一般人根本無法接近。不過默罕森也有他的弱點,喜好女色是所有

他這類男人的通病,當然,他會以最謹慎的方法來對待女性,比如他不會讓沒有

脫光的女人接近他。



  默罕森的房間?,正回蕩著男人和女人交歡時的呻吟聲。在一張柔軟的大床

上,粗壯的男人橫躺著,一個紅發的美少女騎在他的身上,默罕森的肉棒插入女

孩的蜜穴,他不需要自已做什麽,身上的女孩自已會迎合著,主動上下起伏身體。



  “哦,啊,啊啊啊!”默罕森發出愉悅的聲音,他從來沒有這麽高潮過。身

上的女孩簡直是一具性愛機器,無論是長相,身材還是氣質都幾乎完美。男人伸

出手一邊抽插著一邊撫摸女孩細膩的肌膚,緊繃又有彈性,摸起來就像緞子一樣

光滑。看著眼前隨著身體的起伏而上下抖動的美乳,他將手從她的腰肢滑到臀部,

在那豐滿的臀肉間不安分地遊走,然後在一處凹陷按了下去。



  女孩立刻發出一聲媚叫,她的氣質有些冷,這是她唯一的缺點,正確地來說,

有一種深入骨子?的驕傲。或許,她曾經是某個高貴之人的女兒吧,畢竟像塞拉

曼這樣的地方,總是會見到被賣過來的貴族女孩,這並不少見。那些富家小姐起

初還會哭啊鬧啊,不過很快她們就會明白自已身處何地,無論她們願不願意,塞

拉曼人都將按著她們的頭,讓她們認清現實。



  不過即使是貴族女兒也找不到像她這樣的貨色,哪怕是在塞拉曼,是在他默

罕森的眼中,這也是最上品的美少女,全塞拉曼都很難找到可以和她比肩的。哦,

隻有一個,那個叫琳的女孩,啊,聽聞她是西方諸國同盟的第一美女,公主中的

公主,不知道爲什麽會淪落到這?。當然,琳是個溫柔得出水的女孩,性格軟弱,

像個洋娃娃一樣。但眼前的這個不一樣,這是一種完全相反的氣質,哪怕是在塞

拉曼,這個紅發的女孩身上都散發出一種驕傲,即使是被調教成了女奴,她仍然

保有著一種骨子?透露出來的堅強,這種堅強讓她總是咬著牙,雖然無法反抗又

本能地想要反抗一樣,給男人一種征服感。



  她叫曦,一個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東方名字。她有著東方女孩的的容貌特征,

像是個混血,東方的女奴塞拉曼並不少,因爲會有奴隸船從海灣進入,販賣東方

女人,其中以那些俠女最爲搶手,有時候,男人總是喜歡有些征服感的女人。



  曦是個性愛化身,默罕森已經在她身上洩了第三次了,但仍然停不下來,仿

佛她身上的所有部位都能讓男人高潮。默罕森咆哮著將曦壓倒在身下,女孩本能

地掙紮著,這讓她更顯可愛了。看著她倔強的俏臉,男人忍不住吻了下去,這個

女孩他要定了。



  “大人,你怎麽了?”女孩做出疑惑的表情,看著男人將她壓倒在地上。射

了三次的默罕森用雙手將眼前的女孩壓住,這個女孩太美,甚至她那種稍稍有些

傲的氣質也顯得如此可愛。曦隻是歪了歪頭笑了笑,她並沒有用雙腿纏住他放蕩

地交歡,而是保留著一絲高貴的矜持,卻又像挑逗一般讓男人欲火燃起。面對這

樣的女人,男人不可能不爲所動。但粗明的默罕森警覺得提醒自已,這個女孩就

好像火一樣,雖然美麗,但如果不小心,就會被灼傷。



  “我要定你了。”默罕森將女孩壓倒在身上,強行分開她的雙腿,他留下壯

陽的藥物,試圖讓自已的肉棒堅挺。畢竟在這樣的美女面前示弱太不像樣了,直

到下體恢複了力量之後,默罕森再一次將肉棒插入女孩緊緻的蜜穴之中。



  “大人,啊,你,好曆害!!”紅發的女孩被幹得發出呻吟聲,每一次抽插

都帶動著她的身體,豐滿的雙乳在眼前晃動,曦倒在床上,展現出她惡魔般的誘

惑力,吸引著男人的注意。在兩個人的交合過程中,曦想要掙紮著舉起手,卻每

一次都被默罕森按下去,男人用一種看待獵物的表情看著眼前的女孩。



  突然間,按捺不住的女孩身子一縮,暴發出極大的力量,她抽出一隻手強行

拔開默罕森的手臂,然後雙腿收縮,用腳抵在男人的肚子上想要將他踢開。但早

有準備的默罕森一隻手死死按住女孩的左手,然後用另一隻手強行握住女孩的右

手,下半身同時用力,用膝蓋抵住她的小腿,將她翻了個身。女孩的右手被反曲

在背後,發出痛苦的叫聲,默罕森發出勝利的笑容,然後再一次將肉棒插入女孩

的蜜穴,繼續幹著她。



  “不要動,我可不想你漂亮的手臂被我卸下來。”默罕森一邊幹著她,一邊

笑,“我知道你是巴爾曼的人,你可瞞不了我。”



  “你,你是怎麽知道的?”曦吃痛地發出呻吟聲,這一次默罕森幹得十分用

力,仿佛重錘一樣不斷沖擊著她的下體。



  “可憐的女人,你有太多的事情不知道了。”默罕森一邊幹著她,一邊解釋,

“塞拉曼的幾個商人中,最有實力的就是奴隸主勞伯斯和商人巴爾曼。原本塞拉

曼的商人並沒有派系之爭,但現在不同了,塞拉曼的傭兵王遠征在外,他的兒子

奪取了塞拉曼的統治權,而勞伯斯和巴爾曼也分爲兩派。”



  “巴爾曼支持國王普賓塔,而勞伯斯則支持他的兒子,可不是嗎?巴爾曼曾

經找過我,暗示了將來他所在的力場,但我拒絕了……于是我就猜到巴爾曼那老

家夥會來算計我。”



  “這麽說你還沒有和勞伯斯談過?”女孩故意露出驚訝的表情。



  “當然,誰會去找那個又肥又惡心的胖子?”默罕森繼續幹著女孩,拔開她

的長發,在她耳邊低語,“聽著,勞伯斯還沒有找過我,不過這並不代表以後也

不會,我知道你是巴爾曼的人,既然他這麽做了,就必須要承擔惹怒我的後果!”



  男人一邊說,一邊拉扯著女孩在頭發,在暴行之中,粗暴得達到了高潮。



  “聽著,巴爾曼會爲他的所作所爲付出代價。我會和勞伯斯聯手,巴爾曼的

金色馬蹄商會將會被毀滅,這是代價!”默罕森得意地大笑,他的確武孔有力,

身下的女孩被她壓得動彈不得。而她就是證據,同時也是戰利品,一個值得占爲

已有的戰利品。



  默罕森眼看著自已獲得勝利,他一直對此頗爲自信,無論在何時,他都是一

個精明的商人,幾乎沒有人能騙得過他,這也是他在塞拉曼生存至今的理由。在

塞拉曼,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社會,隻有強者才能欺淩弱者。



  但是他忘了玩火自焚這個道理,突然間的灼熱感從曦的皮膚傳來,讓默罕森

嚇了一跳,他松開手,而本該被他侵犯得全身沒有力氣的女孩卻一個迅速的轉身

將他踢開,然後反手一個漂亮的手刀,砍在他有脖子處,立刻就有一種被火焰灼

燒的感覺從脖子處傳開來。



  默罕森睜大眼睛,想發出聲音,卻發不出,呼吸變得艱難。男子倒在地上,

看著眼前的女孩,周圍燃起了大火,亮紅色的火花迅速升騰起來,整個房子化爲

火海。而這個名叫曦的女孩則冷冷地看著他,然後轉身離去,眼神隻充滿了虛無

的恨意。



  ……



  “幹得很好,默罕森死了,沒有留下任何的證據,一場大火燒毀了那?的一

切。”一個不起眼的房間?,曦正站在一個男人面前。那是一個長相平凡的男人,

名字並不重要,他隻是一個代理人,一個她真正主人的代理人而已。



  “默罕森死的時候有說了什麽嗎?”代理人問她。



  “沒有。”曦面無表情地回答,



  “哦?是嗎?”代理人用疑問的語氣問了一下,不過很快就緩過來,“如果

有什麽情報必須要報告給我,絕不允許有任務隱瞞,知道了嗎,奴隸!”



  曦沈默著,沒有拒絕,也沒有接受,這個女孩的眼中是如此的虛無。默罕森

最後所透露出來的信息其實很有價值,但她比起隱瞞,更不如說不關心這些。對

于這個女孩來說,仿佛生命中所有的一切都沒有價值,她說著隻爲了那一劑麻幻

藥,一種讓人成瘾的毒品。爲了麻幻藥,哪怕讓她和豬狗交歡都沒有問題。



  她的名字叫曦,是一個暗殺者,一個性奴隸,一個毒品成瘾者。



  “那個,今天的麻幻藥……”終于,曦提出了她的報酬,她爲那些大人物殺

人,隻爲了獲得一劑毒品,來麻醉自已悲哀的生命。



  “我們不是說過嗎,奴隸,沒有麻幻藥,也沒有報酬,如果你想要那些該死

的毒品的話,就自已趴到那些毒品販子身邊去,像狗一樣乞討去。”代理人用厭

惡的眼神看著她,就好像看待一條狗一樣。



  “我知道了。”曦點了點頭,不做任務掙紮,轉身離開。



  因爲她知道,無論她做什麽都是徒勞的。



  ……



  夜色,在塞拉曼的貧民區的角落?,瘾君子們正圍在一起,吸食著毒品。他

們是塞拉曼最肮髒的,最低賤的人群,就連貧民都不願意與他們接近。這些人隻

能靠毒品和幻覺來麻醉自已,苟且而活。



  正當這群人圍聚在一起吸食著毒品的時候,一個美麗得讓人窒息的紅發女孩

來到他們身邊。而這些人就好像早就料到一樣,招了招手讓她過來。



  “怎麽,又沒有藥了?”吸毒者嘲笑著問女孩。



  “是的。”曦點了點頭,這時候的女孩已經明顯出現了毒品成瘾的症狀,她

的身體開始流汗,意志變得虛弱而模糊,“我,我需要,一點,就一點。”



  “哦,我們有啊,趴下來舔吧。”說完吸毒者拿出一包粉狀的麻幻藥,然後

用手指取出一點點,當著女孩的面撒到地上。但這時候的曦就真的如同狗一般立

刻趴了下去,然後伸出舌頭舔吸著地上僅有的一點毒品。但這點劑量完全不夠。



  “這,這不夠,我還要,更多。”曦擡起頭,用懇求的眼神看著他們。



  “這可是用錢買的,你有錢嗎?”吸毒者發問。



  “我,我沒有錢。”女孩悲哀地說著,是的,在她的主人眼?,她隻是一條

狗,一個工具和玩物。如果完不成任務就會受到懲罰,但即使完成了任務也沒有

任何報酬,她的生活必須要依靠出賣肉體來維持。



  “嘿嘿,沒有錢,就用你的身體來償還吧。”吸毒者用手指指了指自已的胯

下。女孩立刻點了點頭,她慢慢地爬過去,爬到拿著麻幻藥的那個人面前,然後

脫下對方的褲子,露出來是長久沒有清洗,全是汙穢的龜頭。



  “給我舔幹淨了。”吸毒者如此命令。女孩一言不發,沒有任何抵抗和掙紮

地就張開美麗的嘴巴,給男人進行口交。



  “喂喂,別隻顧著自已啊,這?還有人呢。”其它吸毒者不願意了,“快,

把身上的衣服脫了。”



  曦一邊給眼前的男人口交,一邊慢慢脫下了自已身上本來就不多的衣服,露

出了哪怕是貴族女孩都難以擁有的美麗身材,光滑雪白的肌膚在這個黑暗肮髒的

地方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明明長得這麽漂亮,卻像狗一樣來這?乞討,真是讓人興奮啊。”吸毒者

們一邊說,一邊忍不住掏出肉棒,將女孩圍在中間。



  “你飯還沒有吃吧,這?有些我們吃下來的殘渣,就給你吧,謝謝我們啊。”

男人們指著地上一盤吃剩下來的面包和骨頭,但就如他們所料想的那樣,女孩給

那個男人口交完畢之後,真的爬到那碟剩菜邊上,然後低下頭,用嘴巴吃起來。



  “來,給我們叫兩聲,然後挺起你的屁股,雙腿分開,我要從後面幹你!”

男人說完,女孩就照做。她先是學著狗的聲音叫了兩聲,然後下半身高高撅起,

雙腿向兩邊分開,露出了女性的私處,在這樣一個肮髒的地方,她柔軟雪白的肉

體顯得格外的刺眼。



  接著,男人就搖搖晃晃地走到曦的身後,從後面進入她的身體,粗暴地幹著

她。而這樣的情景,在塞拉曼的角落總是在發生,他們都已經習慣了有這麽樣一

個美麗驚人,卻下賤無比的女孩來讓他們隨意操,隨意玩弄,而她從來沒有一點

反抗。



  塞拉曼的貧民隻知道她的名字叫曦,一個下賤如狗的女奴隸,爲了一點剩飯,

一劑藥品,她可以讓任何人肆意玩弄。



  ……



  深夜,曦拖著全身都是汙濁的精液回到她的家。



  所謂的家隻是一個被廢棄的屋子,周圍的木闆已經破舊不堪,下雨的時候不

能擋雨,也無法抵禦塞拉曼夜?的寒冷,而且沒有床,沒有家具,沒有任何的東

西,隻是一個冰冷而空洞的殼,就和她一樣。